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佛山南海DNA实验室帮助夫妇找回走失八年闺女

2017-01-03 14:08:00 浏览次数:  来源:佛山市公安局

文章摘要:八年了,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女儿的李大姐,在佛山南海社会福利中心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女儿婷婷。婷婷点点头,笑了笑,早已眼眶泛红的李大姐将女儿一把搂入怀里,泪如雨下。
选择字号:放大+ 缩小-
关键词:走失;寻亲;佛山

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你认不认得我啊?我怎么都找不到你……”

八年了,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女儿的李大姐,在佛山南海社会福利中心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女儿婷婷。婷婷点点头,笑了笑,早已眼眶泛红的李大姐将女儿一把搂入怀里,泪如雨下。

促成这次相认的关键,正是南海DNA实验室成功的数据比对。“能在千万人的DNA库中成功比对这家人,促成家庭团圆,真比破案还要兴奋!”对此,实验室民警傅煜也按捺不住心底的激动。

婷婷丢了

李大姐是湖南人,十几年前,她便和老公一起来到南海里水打工。2008年8月8日,北京奥运会开幕,而她的女儿婷婷走失了,“这个日子,我总是记得”。

“那天晚上,婷婷哥哥带她出去玩,哥哥在打球,大概二十分钟后,他跑回来跟我们说,妹妹不见了。”回忆起当时的情形,李大姐开始哽咽,“我们心里一沉,赶紧发动老乡找,在附近看到了她的一只拖鞋,但是没找到人,就报了案。”

等了八年找了八年

从2008年到2016年,李大姐夫妇都在寻找婷婷。

“听到哪里有迷路小孩的,我们就过去看,听说哪里抓了人贩子,我们也过去打听。只要有消息,我们都会过去问。”李大姐说,他们之前还去过广州福利中心打听,“管得太严,不让进,我们就拿照片,请他们帮忙认。”

然而,一次次的寻找,换来的只是一次次的失望。

“找不到婷婷的时候,我就会做恶梦,梦见婷婷在喊我,在哭……”说起找孩子,李大姐心里一直很愧疚,“醒来后心里就特别难受,那是我的孩子,我身上的肉!”

8年中,李大姐夫妇也一直期盼着“奇迹”发生。

“婷婷认得家,所以八年了,我们都没有搬离里水,一直租住在原来的地方。我们就想着,万一,她回来了呢!”在说这句话时,李大姐的丈夫唐大哥有些底气不足。

尽管希望很渺茫,他和妻子还是执拗地守在原地。

毕竟多一天等候,就多一分希望。

DNA数据库显“神威”

两年前,南海公安分局DNA理化实验室建成运行。实验的检验人员开始细心排查南海辖区每一宗警情,尽己所能将采集到的DNA数据录入全国数据库,为每一宗警情、每一个案件提供有力线索和可靠证据,也使失散亲人加大了重逢的几率。

2015年的某天,李大姐夫妇又一次来到里水派出所,询问婷婷的下落。接处警民警告诉他们,或许可以通过提取DNA在全国数据库寻找亲人,他们便赶紧到南海公安分局采集了血液样本。

今年8月,南海进一步扩大DNA数据库的采集范围,将采集人员延伸到南海社会福利中心。“因为国家数据库不断扩容,如今已有超过3000万的数据量,信息量特别大,我们工作量也很大,但是比中几率也增加了。”傅煜介绍。

成千上万的数据跳动着,民警们盯着屏幕搜索着与南海相关的信息。

一天、两天,一个月、两个月。12月23日,一条比中信息引起了DNA实验室民警的注意:“南海社会福利中心的一名儿童,与里水报案的一对夫妇,DNA显示有亲缘关系!”

知道这个消息后,整个实验室沸腾了:“真是太激动了!这样的案例少之又少,千万个数据中找到了一家人!有个家庭要团圆了!”

实验室所有人按捺住心底的兴奋,并立即向上级汇报,后迅速展开人员样本复核工作,对比中数据做进一步确认。“几天几夜加班工作后,终于证实,福利中心的小孩就是李大姐的女儿婷婷。”傅煜说。

从院长妈妈到亲生妈妈

八年了,再次见到亲生妈妈的婷婷会露怯吗?会排斥吗?

见面前,南海社会福利中心的院长陈绮玲和民警都担心过这个问题。

27日下午3点,南海社会福利中心,婷婷被护工带到了三楼会议室。“妈妈!”看着一屋子的人,婷婷朝着陈绮玲笑了笑,叫了一声。

“她叫她妈妈……”听到这句妈妈,眼眶含泪的李大姐,脸色有些复杂。

“来,罗云,这是你亲生妈妈,过去挨着妈妈坐,好吗?”陈绮玲摸了一下婷婷的头,将她带到李大姐面前。

李大姐的身体有些颤抖,她摇着婷婷的手臂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你认不认得我啊?”婷婷冲着她笑了下,点点头。

她终于忍不住了,一把搂住婷婷,开始痛哭,仿佛要把这8年寻找的委屈和自责都发泄出来。婷婷则不同,她搂住眼前的妈妈,轻轻地拍着她的背。

此刻,坐在李大姐旁边的唐大哥也红了眼眶,唐大哥的弟弟则开始打电话通知婷婷的哥哥。相认的一幕,打动了现场民警和福利中心护工的心,不少人背过身偷偷地擦着眼泪。

“罗云认得妈妈,她接受。”看到这里,陈绮玲顿时舒了一口气,“这孩子一直都很听话懂事。”

一阵狂风暴雨似的哭诉后,李大姐想起来,女儿的手臂上有个疤,“袖子卷起来,让妈妈看看……”在李大姐卷袖子时,一旁的陈绮玲还怕冻着婷婷,随手把衣服搭在她身上。

看到印记的时候,李大姐又哭了一阵,“这是以前留的疤,是我的孩子啊!”

“经过科学严谨DNA检验……罗某与李大姐和唐大哥符合亲生关系。”两名DNA检验民警傅煜、王旭宣读了DNA医学报告书。

抱着妈妈牵着爸爸

看到婷婷不排斥亲生父母,陈绮玲和民警都放下心来。他们很快办理了相关手续。

“好,看镜头,笑一笑!”面对护工的镜头,婷婷很开心,她抱着妈妈,从妈妈怀抱里伸出手叫“爸爸”。“小时候,爸爸最喜欢婷婷了,没想到这么多年,婷婷还是喜欢爸爸。”李大姐笑着说。

“婷婷在这里叫罗云吗?”临走前,李桂香突然问道。“是啊,八年前,一位民警把她送到这里了。因为是在罗村,就姓罗,她像一朵云飘过来,所以叫罗云了。”陈绮玲回答。

“嗯,我们还是叫她罗云吧!留个念想。”刚从与女儿相聚的喜悦中脱离出来的李桂香,开始感谢陈绮玲,“真的要谢谢你们,照顾了她八年,谢谢你们!”

之后,民警陪伴着这一家人走出福利院,李大姐一家再次向民警表达了感谢,“要不是你们,我怎么也找不到我的女儿,真的,太感谢了!”

临近过年了,牵着女儿的手,李大姐很高兴:“今年要带女儿回家一起过年了!也让家里老人高兴高兴!”李大姐说,女儿走失后,他们有两年没有回家过年。今年,他们终于可以一家团圆了。

延伸阅读

关于南海DNA理化实验室的那些事儿

2014年6月,南海公安分局DNA理化实验室开始运行。

实验室运作两年来,检验民警细心排查南海辖区每一个失踪儿童警情,联合派出所竭尽所能为失踪儿童的父母采集血样。为确保样本的及时率、准确率,检验民警往往为了一个样本在实验室呆上好几个通宵,提取获得的DNA数据被迅速录入全国数据库。

数据显示,2016年,南海DNA实验室受理DNA检案1390余宗,同比提高44.7%;受理检材3900余件,样本检验5000余次,人员样本建库75000余份,建库数同比提高53.1%;有效比中各类案件610宗,直接比中犯罪嫌疑人400多人。

(郑洁茹 黄艺韵 编辑:杉杉)

  

最新新闻

图片新闻

更多
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,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,然后同时按下“CTRL”与“ENTER” 键,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,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。
我要去……按ESC或点击关闭
loading